第六节:工作量证明网络中的价值累积

Section VI

第六节:工作量证明网络中的价值累积


思考比特币自激励机制的实际效果,以及控制它们的方式。

“Unix and C are the ultimate computer viruses.”

Richard P. Gabriel, 1983[232]

接下来的两章(第六节和第七节)探讨了比特币(bitcoin),作为一个由黑客构建的免费软件项目,是如何能够与成熟,强大,基于法定货币,且日益数字化的金融系统竞争;以及这场竞争究竟是什么样的。首先,我们将讨论比特币之类的项目如何以不同于商业软件公司的方式增长,在第七节中,我们将评估其成功后的影响。.

什么样的特质导致了加密货币系统的价值增长?

在之前的几章中, 我们总结了关于加密货币的五条令人惊讶的、反直觉的简介,这些见解一直被认为是最博闻多识的加密货币黑客的 "常识"。

我们已经证明,以新泽西风格构建的免费开源软件,已经在网络的基础上迅速超越了其商业竞争对手。我们可以将这种软件构建方法的优点分为两类: 开发人员吸引力和硬件吸引力。

1. 开发人员吸引力

在这里,我们用“开发人员吸引力”一词来表示一个运营良好,且对可能做出贡献的开发人员具有吸引力的开源项目。 当一个项目具有较高的开发人员吸引力时,那些技术娴熟的用户会很乐意为项目贡献时间、精力、想法、计算资源并修改bug。

中本聪将比特币网络构想成了一个私人经济活动的平台,由一个松散的志愿者团体来维护。 平台在稳定的时候最有用。[233] 稳定的平台几乎没有缺陷,而且用途明确,这使得它们成为“创业加入者”的理想平台。创业加入者是一类独特的经济参与者,他们不想承担创建新项目的风险,但如果他们能通过现有项目获得类似的收益,他们会愿意为现有项目做出贡献。[234]正如之前提到的MIT研究所描述的那样,一个简单、稳定、有用并且欢迎新贡献者的平台会吸引到开发人员和加入者。[235]拥有更多的开发人员和加入者可以进一步提高平台的稳定性。“只要有足够多的眼睛,就可让左右的问题浮现。”这一论断在Linux的创造者之后被称为Linus定律。 [236]这意味着源代码的可用范围越广,它就越能从公共测试、审查和实验中受益。这些活动可以使软件越来越稳定。在一家开发专有代码的私营公司中,调试的重要任务落在少数能够访问代码库的开发人员身上。对于像比特币这样的开放式分配项目来说,吸引无数的“眼球”有着巨大的好处,但前提是有一个机制来防止那些会导致其他贡献者做无用功的虚假变化。这不会比一般的企业软件开发项目更好!

比特币的激励机制允许两者兼得。 就像一个开放的分配项目一样,它可以利用大量的贡献者而不会出现僵局和巴尔干化。贡献者可以参与有意义的项目并从中获益, 而不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与之前的开源项目不同,比特币会激励贡献者继续留在网络软件的同一分支和实例上,而不是冒险分叉。虽然分叉是解决贡献者之间技术争论的一种简单方法, 但在一个具有资产的网络中,分叉有一个隐含的经济威胁:市场可能认为它们会使平台变得不稳定,因此价值降低,从而压低了货币的价格。与商业公司一样,比特币的组织结构激励参与者为每个人的经济利益考虑,解决分歧,并保持集体的完整性。

因此,比特币是第一个具有商业产品的强度的非商业化的自由软件项目。技术专家可以通过在真实的平台上工作来积累巨大的财富,但是,在没有固定的时间表或合同的情况下,他们有独特的权利选择贡献多少时间和精力。与当今的企业技术就业相比,这些是非常优选的雇佣条件。

2. 硬件吸引力

我们使用 "硬件吸引力" 一词作为机器可访问性的一般指标。具有高硬件吸引力的网络可以安装和运行在不同制造商制造的不同的机器上,运行不同的代码。高硬件吸引力意味着一个网络中有许多运行良好的客户端 (mac、windows、linux) 用于各种不同的设备,具有不同级别的资源, 包括发展中经济体使用的旧机器或廉价机器。通过这种方式,谁可以操作硬件和加入网络就没有限制了。

硬件吸引力的概念源于新泽西风格的病毒软件,该软件优先考虑低资源使用,以便与许多较旧或较便宜的计算机兼容(重点):

越差越好的理念意味着实现的简单性具有最高优先级,这意味着Unix和C很容易移植到此类机器上。因此,人们期望,如果50%的Unix和C支持的功能令人满意,那么它们会无处不在。而且他们现在的确无处不在,不是吗? Unix和C是最终极的计算机病毒。

2. 硬件吸引力

在比特币网络中,交易仅包含少量数据,且其区块链增长缓慢。这确保了网络能够扩展其用户群, 而且无需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幅增加 "创业加入者" 的硬件资源。作为一个点对点网络,如果比特币网络以较高的速率生成数据,那么其对单个用户的需求将增加,从而减少硬件吸引力。 这对网络的稳定性不利,从而削弱了网络作为平台的能力。最终,,随着系统获得越来越多用户,越来越少的人会使用该系统。因此,按照“越差越好”的标准,这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平台。

高水平的硬件吸引力反映在对于那些试图在网络上建立服务、使用钱包应用或运行完整节点的“加入者”的低准入门槛上;他们无需购买或配置专门的硬件即可加入网络。更多的加入者意味着网络里有更多“眼睛”,增加稳定性,从而吸引开发者,并产生良性循环。

相反,一个以低硬件吸引力开始的系统-需要快速、昂贵的计算机来运行的系统-可能永远无法达到足够的用户数量:[238]

一旦病毒开始传播,就会有压力对其进行改进,可能是将其功能性提高到接近90%,但用户已经习惯于接受糟糕的事情而不是正确的事情。 因此,越差越好的软件首先会获得认可,其次,用户的期望值会降低,最后,软件会改进到一个几乎是正确的程度。[238]

一旦本地程序传播开来,就很难对其进行更改; 每个用户都必须进行升级才能实现更改。此外, 过度依赖以后升级软件将导致技术债务:由于一些用户无法进行升级,开发人员会出于压力而不得不继续支持这些旧版本的软件。

因此,新泽西州风格也规定 “重要的是记住,最初的病毒必须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如果是这样,只要它是可移植的,病毒的传播就可以得到保证。” 中本聪在2010年6月17日的发表的评论表示, 比特币网络的挑战在于,设计一个具有高开发者吸引力和高硬件吸引力的网络,但仍然实现了人们一开始想要的货币系统的“大约90%的功能”:[239]

比特币网络的本质是,一旦0.1版本发布,其核心设计将在其余生中保持不变。 因此,我想要把它设计成可以支持我能想到的所有交易类型 。问题是,无论是否会被用到,每种类型的交易都需要特殊的支持代码和数据字段,并且每次只涉及一个特殊情况。 但这样一来,就会有太多的特殊情况。解决方案是使用脚本,它可以将问题概括化,因此交易方可以将其交易描述为节点网络计算的谓词。 节点对交易的理解只需限于评估发送方条件是否被满足….在未来的版本中,可以添加更多交易类型的模板,而运行该版本或更高版本的节点将能够接收这些交易…这种设计可以支持我多年前设计的各种可能的交易类型。 比如托管交易、保税合同、第三方仲裁、多方签名等。 如果比特币在受到更大欢迎,这些都是我们将来要探讨的问题, 但它们都必须在开始时包含在设计里,以确保以后能够实现。

这种不妥协(但某些部分可扩展)的设计理念使得比特币具有病毒性,并对潜在的广大用户群也有用。[240]

开发人员吸引力会推动和硬件吸引力

黑客们喜欢编写软件,并且他们会在一个网络协议发布或其原生货币有任何价值之前使用这些网络。只要最初的设计是合理的,诸如比特币之类的加密货币网络一旦启动便会产生价值, 前提是黑客们愿意贡献时间为那些“创业加入者”提供一个更稳定的平台。虽然加入者掌握的技能和资源更少,但仍然可以为网络提供更多的“眼睛”。如果一个类比特币网络的开发人员吸引力没有持续增长,那它就会在微妙的恐怖平衡中被大矿主们所控制。

这意味着,在开发人员吸引力很高的项目中,贡献者们会改进底层系统,在不同硬件和软件平台基础上构建和测试客户端应用程序。通过扩展与网络兼容的设备池,这可有效增加硬件吸引力。硬件吸引力的提高扩大了可以在不购买或修改设备的情况下使用软件的新软件开发人员的数量。这个良性循环始于开发人员吸引力。

一些参与者将可以访问对网络中挖矿有用的计算资源。由于货币是矿工得利的方式产生的,可以说,软件开发志愿者“贡献的”的价值会增加到矿工身上。随着越来越多的矿工加入网络以获利,任何一个矿工都很难获得对该网络的控制权,防止可能被监管机构或破坏者攻击或破坏的 "中央实体" 形成。这样,比特币系统通过使用以志愿者为基础、由激励机制协调、以机器为媒介的发展方式,实现了中本聪的最初目标。

使矿工获利是一种权衡。这种权衡只有当贡献者乐意贡献时才能为其所接受。如果贡献很难或令人不快,开发人员吸引力就会下降,从而导致软件质量下降,对某些设备的支持降低。 如果软件只能在少数种类的机器上使用,硬件吸引力也会随之减少,从而减少了无需花费任何精力或开销就能访问平台的开发人员的数量。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当其发生时,最大或最富有的矿工可能会合并或联合起来,夺取网络的控制权。这就破坏了中本聪在项目开始时提出的要求。

总结

在本节中,我们总结了比特币激励系统的一些“常识性”的好处。我们阐明了它如何利用从黑客式软件开发中获得的经验来创建一个令软件开发人员乐意做出贡献的项目,并且我们确定,这种满意度可以产生微妙的改进,最终提高网络的价值。在下一节中,我们将探讨投资者获取这一价值的各种方法。